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关于周南周南活动沙龙会员新闻资讯周南图影周南名师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周南简介
周南顾问

给我发消息

会  员
用户帐号:
用户密码:
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周南活动  -  活动简报
 
第九十八期沙龙活动简报:周南文化沙龙“业余摄影生活”讨论会纪实
 发布时间:2018-12-13 12:31

 

    (通讯 杨真春 摄影 刘影)12月9日下午,冬日凛寒。在武昌民主路486号诗人曾卓故居,周南文化沙龙组织了一场主题为“业余摄影生活”的小型讨论会。讨论会特邀资深摄影发烧友昌庆旭老师作中心发言人,分享他数十年玩摄影的心得和体会。20位龙友冒着严寒从三镇赶来参加了活动。活动由武昌首义学院胡容玲老师主持。

(昌庆旭老师作中心发言)

    资深摄影发烧友昌庆旭老师:现在我们到外面去玩,会发现玩摄影人数最多的群体是白发一族,我想这是因为年轻的时候,想玩这还玩不起。我们当中学生的时候,玩摄影对我们来说是奢侈品。第一,是你要拥有照相机。第二,是你要买胶卷,拍摄后还要冲印、冲洗。有一部分人因为有接触摄影的工作机会,长期坚持便成了摄影师、摄影家,更多的人是没有这种机会的。

我是1954年出生的,在我们那一代,在最活跃的青春期都被下放农村当知青了。读书时,觉得照相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现在谁的手上要是有一张当年小学或中学时照的照片,看到真是会流泪的。首先是走心,它撞击了你心灵柔弱的地方,因为通过它,你能一眼看到自己的童年,自己的青春,那里面有多少往事可值得回味啊!但当时我们照这张照片的时候,可能没有想那么多。因为某种特殊的机缘留下的这一张照片,或是到公园去玩,或是毕业的时候,三五好友一起照张毕业纪念照,或是与一位同学的分别留念,都是因为这样的特殊时刻才去照的一张相,没有今天所说的“扫街”拍照这样的“奢侈”。

 

    我想,大多数人年轻的时候肯定都会对摄影感兴趣。我在当学生伢的时候,一帮同学出去玩,家庭条件好的同学会带有照相机,我在一边观察着他的操作,看了几遍,看熟了心里就会发痒。有时候,也会自己攒下来钱去买一卷胶卷,借出同学家的相机去过一把照相瘾。我1979年到省图书馆上班。1986年,我花了160元钱买了一台黑白”凤凰135”,有了自己的相机,玩摄影就方便多了。1996年,我又买了一台彩色“凤凰135”。到了2006年,数码相机在市面上出现了,我花了3000多元钱买了一台柯达数码相机。2011年,买了一台佳能600单反数码相机。到了今年,买了一台佳能EOS 5DS单反。这个就是我玩摄影“升级”设备的过程。

(昌庆旭摄影作品欣赏1)
    玩摄影给我带来了什么?一个是在平常的生活中,你能接触到很多人,包括各行业专家、学者、社会各界名人、名家等,能有机会跟他(她)们近距离的接触、交流,聆听他(她)们的讲话,这是比较有意思的。而且可以用照相机把这些场面定格,见证重要事件、时刻,在方便的时候,我们可以把照片送给被拍主角,照片拍得好,对方也会很高兴。一个是我现在退休了,有大把的自由时间,我可以随时带着相机到我感兴趣的地方去采风。我觉得,真正能看到好风景、好东西的地方往往却是一些穷乡僻壤的地方。湖北有几个老村庄,它是整片的,整条村庄都是明清老建筑,布局与自然和谐融合,建筑工艺高超,木雕精美,让人感觉一进入就走进了历史空间。到了这些地方,玩摄影的另外两个好处就会突显出来:一个是拍资料留存来得快。比如我参与拍摄《湖北最美乡村》一书资料照片时,到了一些偏远农村,你翻到一些有价值的家谱资料等,根本找不到地方可以让你复印,拍照就成为最简单快捷的方法;二个是可以方便随时记录当地的建筑风景、风土人情等。时间越久远,照片越珍贵。有时候接到朋友、熟人的电话,问是否还记得某年某月在某活动上你给我拍的照片。我试着一找,若能找到,大家都很高兴,这就是照片起到了“存史”的作用。“存史”也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有意为之,一种是无意为之。更多的东西我们是无意为之把它保留下来了,但是如果我们是有意为之的话,时间长了就不得了。如果一个人坚持玩摄影二、三十年,到了二、三十年后再回望,那肯定就会有丰厚的积累。
(昌庆旭摄影作品欣赏2)
    摄影家谢国安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摄影,重要的不是你拍什么,而是怎么拍”。这句话我很认同。一张好照片是摄影人综合素质的体现,那么精彩的一瞬间他抓住了,把它展现出来了,那就是摄影人练就的“真功夫”。在日常生活中,一次采风活动过后,朋友间互相传照片,看到我拍的一些好照片,朋友们就鼓励我去投稿去参赛。但我往往不太积极,主要是我纯是为兴趣玩的摄影,随兴就好,从来没有想过要通过玩摄影出名或获利。那至于说通过摄影我能收获什么,我想主要是可以提高我的审美水平。玩摄影可以迫使你去观察事物,去发现美。我最喜欢拍花草、老人和小孩,觉得它们在自然状态下展现的生命色彩美极了。所以拿照相机的人,都是很好交流的人,都是热心快肠的人,因为大家都有共同的爱好嘛,所以一谈就谈到一起了。有一天,我站在紫阳湖公园湖边拍枯荷。旁边一个中年人问我:“老先生,这个有什么好拍的?”我不说话,回过头把照相机递给他看。他一看,神情颇为惊讶:“哟,你把这些枯败的东西都拍得这么美!拍得过瘾啊!”旁人虽不理解我的行为,但我通过拍枯荷可以感悟到荷花的一生,能欣赏它,了解它。去年,我把我拍的几张枯荷的照片发给一位小学同学看,他评价画面很有禅意。这是我先前没有注意的,他这一评价,倒让我开始有意去学习、研究禅意的画面风格如何表现。
(昌庆旭摄影作品欣赏3)

    人们在欣赏艺术品的时候,都有一个再创作的过程,自身修养的高低决定着你的欣赏水平。有时候,一个东西,你可能没有发现它的美,它的意韵,但是别人通过他的修养就能读出来。摄友们碰到一起,每次通过交流,我都会有所受益。由于不断有作品受到师友们的点赞和鼓励,我对摄影更有兴趣了。一个人要想在某一行里有所成就,我认为没有十年以上的积累,要谈成功很难。有十年以上时间的坚持,再笨的人也会有些心得。我业余的另一项爱好是研究古砖,玩的时间也有十年以上了,现在上手一块砖,它内里所藏的历史信息基本上就心里有数了,朋友们开玩笑说我是名副其实的“砖家”。

    昌庆旭老师作完中心发言后,其他与会龙友也围绕主题谈了自己与摄影结缘的故事或对摄影的认知和感想——

 

(张利斌医生发言)

    张利斌医生:当小孩时,用135、120相机拍黑白照片,我觉得蛮神奇,到现在,我还收藏了一台这样的机子作纪念。在上大学时,同学们出去玩,我背着一部135相机,觉得蛮神气,心里蛮美。我的相机留下了我大学生活的很多美好场景。有时候,我把它们翻出来,发给我们这些已经退休的同学们,这对我们来说,真是一种美好的青春回忆!现在手机提供了人们随时拍摄、自拍和美颜的方便,也是一种时代进步和美好。我们要向昌老师学习,把照片拍得更美更好。


    公务员严先生提问:昌老师刚才从文化和感悟方面谈了摄影艺术,我对摄影也很感兴趣,但还没入门,你能不能从具体的技术方面跟我们谈谈怎么拍好一张照片?包括怎样拍好手机照片,也给我们传授下经验。


 

    昌庆旭老师:摄影是一门光影的艺术,我们就是要通过光影来表现被拍摄物体的质感。一张照片,其阴影部分表现的物体细节是很有意味的。通过光线的反差表现物体,一是我们肉眼的感知,二是机器的感知,这两者的差别是很大的。相机都有一个ISO感光度参数,感光度低,照片画质细腻,感光度高,照片画质则显粗砺。一般情况下,拍摄风景、人物宜用较低的感光度。另外要注意通光量,有人喜欢用大光圈获得被拍摄物体的充足通光量。还有一个要注意景深的问题,光圈越小,景深越大,光圈越大,景深越小。相机的焦距范围是在选用镜头时要注意的一个问题,拍人像宜用定焦镜头,拍大场面则要选用广角镜头,“打鸟”、拍摄远距离物体要选用长焦镜头。业余玩摄影,建议至少配备两种镜头,一个是50㎜或85㎜的定焦镜头,用于照人像。另一个是变焦镜头,用于拍摄景物等。想玩微距则需要配备专门的微距镜头。现在科技发达了,照片拍得不好或有缺陷,还可以通过后期处理进行补救,所以建议最好还要掌握一点照片后期处理的知识。

 

(毛团长讲述照片的故事)

    空军老战士报告团团长毛兰成:关于照相,在我一生中也有几件深有感触的事:

    一件事是照相给了我职业的教训。40多年前,我到了武空宣传处当干事,不久就结了婚。结婚后,我带着爱人一起回了一趟山东老家。我带上了相机,而且带了一卷一位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影师送我的当时罕有的彩色胶卷,心想着可以照些彩色照片留念。我还兴致勃勃的约了一个亲戚,说要给他家老人照张相,留点影像作纪念,到了他家里,又是摆又是弄的。结果照完了回来武汉拿到照相馆去冲洗,一打开相机,才发现胶卷根本就没有上好,在老家拍了那么多照片,纯属浪费表情了,当时那个恼火!后面就想着尽快找机会给老人补上,可是等我第二年再有时间回去,十分遗憾的是那位老人却不在了。从那时候起,我就想着要掌握点照相技术,免得再出洋相,再留下这样的遗憾。

    第二件事是照相可以给我留下跨代的影像。给我印象最大的是,我记得家里是有过一张我小时候母亲抱着我的照片的。我今年76岁了,心里老想着那张照片,可那张照片不知道弄到哪去了。后面还有一张不满周岁的我伏在一张小板凳上的照片。为了不留遗憾,我把这张照片修复、翻拍了,摆在我书柜比较醒目的地方。我把它当作我的“佛”,经常看一看,想一想,我的一生是从哪里来的。后来,我有意识的用相机记录我家几代人的生活瞬间。老岳母100岁去世,她的遗像就是从我拍的照片里选一张放大做的。后来就扩大到给孩子、孙子们拍。小孙子一出生,我就给他拍照,他慢慢成长的各种场景,包括去农村等,我想把它记录下来,给他一份珍贵的成长资料,有文字的,有照片的,有影像的,以后不管干什么用,起码对他是一个很好的交待。

 

    第三件事,我觉得照相给了我一种生命的灵性。我从部队转业,到了外资的亚洲大酒店干了十年。到了61岁退下来,我回了一趟山东农村老家。一天傍晚的时候,夕阳挂在树梢上,余辉照着麦田,一片金灿,我觉得十分有意境,便拍了一张照片。拍完照片一返身,我发现身后有一个小桃园,桃园里有一对老夫妻,一个拉犁一个扶犁,当时就来了灵感,我写下了一句:夕阳照着麦田,夫妻犁耕桃园。我心想,虽然已经61岁了,但我的人生还没到头,还可以继续往前走。于是回来之后,我申请加入了老战士报告团,获得批准后,开始了我老战士报告团15年的经历。

 

(毛团长手书“照片的故事”)

    第四件事,照片记录了我精彩的故事。今年,因为老岳母去世一周年,我又回了一趟山东农村老家。给老岳母上坟祭拜过后,亲朋好友们聚在一起吃了个饭。我拍了一张大家吃饭的照片发到朋友圈里。一位老师问起照片里一位戴白帽子,一身正气,样子像我的一位先生是谁。我给他说了一番这个人的情况,这是我一位结识了五十年的老邻居,这个人文化虽不高,但他一生自食其力,勤俭节约,处事公平稳重,是乡亲们公认的老乡贤,乡亲邻里闹矛盾纠纷、打官司都找他调理、评判。我老岳母临终前那一刻,还问他来了没有,因为她知道办后事少不了他这个人。那天我到镇上把照片冲洗出来,到了他家给他说了发朋友圈老师问起他和我给老师介绍他的事,并把“照片的故事”这段话写在了照片后面,送给了他。我的这位老邻居既看到了照片上他的形象,又看到了我对他的说法,十分的感动。这张照片于他肯定就是非常珍贵的纪念了。

 

(毛团长伉俪情深)

    第五件事,照片记录了我生动的瞬间。我现在经常到各个地方给年轻人作演讲、报告,我感觉他(她)们最感兴趣或最激动的时刻,一是我念当年写的日记的时候,二是我展示两组照片的时候。哪两组照片呢?一组照片中的一张是我19岁刚当兵时候拍的列兵军装照,一展示出来,底下大家就喊“好帅!”再一张照片是26年后授大校军衔的照片。一个列兵,一个大校,26年,13个台阶,两个瞬间,无形中凝结了我人生的很多故事。还有一组照片是我和老伴的合照,一张是当年结婚的照片,一张是结婚40周年(银婚)的照片。这两张照片展示出来没有不受欢迎的,有些女孩子看了还激动的流下眼泪。所以说,照片记录了我们人生的很多故事,用好它还是很有意义的。

 

    公务员刘先生:昌老师跳出摄影谈摄影,这点很难得。摄影,我认为它是一种艺术化的生活。水中的一棵树的倒影人们往往觉得比树本身更美,照片中的人也往往比实际生活中的人好看一些。摄影其实是我们对生活的选择,我们捕捉被摄物体、人物的微妙、闪光的瞬间和细节,就是要获得我们心目中的美感,从艺术愉悦中找到我们理想的归宿。我们要学习昌老师对爱好、对艺术执着的精神,从一块古砖中也要看出历史、艺术、学问来。

 

 

    省音乐家协会音乐文学协会会长魏秋田:我从小也很爱好摄影,但没有专门研究过,但我感觉摄影艺术和其他门类艺术都是相通的,不存在特别神秘的地方,都需要勤创作,多创新,抓特点,需要养成自己独特的感悟。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我曾经指导铁路宣传人员拍过一张餐车服务员为一位外国乘客服务的照片,获得过铁路系统摄影展的大奖。现在,我经常以小外孙为模特给他拍照,我在江汉关给他拍了一张我很满意的照片,我给他取名为《穿越江关》,发到朋友圈获得了很多点赞。我觉得摄影不仅属于专业人士,也属于我们普通老百姓。



(彭根林书记发言)

    原汉阳七里一村社区党委书记彭根林:今天讨论会这个主题找昌老师主讲,我觉得人选对了。昌老师玩摄影,由爱好到专业,由专业到扩展,由扩展到收获,由收获到传播,玩到了一定层次。摄影、摄影艺术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但这种要玩什么,就玩好,玩出名堂的精神对我们是有启示的。

 

    常码头小学国学老师王斌:好的摄影作品可以让瞬间变永恒。比如。1937年,日机轰炸上海,那个坐在废墟中大哭的小女孩的历史定格,对当时国人的冲击是很大的,告诉人们这就是战争,就在我们的眼前。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一位记者拍了一张后来被选用作希望工程“代言”的大眼睛女孩照片。小女孩渴望读书的眼神可谓深深打动了全国人民,以致于自愿自发向希望工程捐款成了一部分国人的习惯。1971年,毛主席和林彪在天安门城楼的一张照片,一部分先知先觉的人们也从其中解读出了很多信息,感受到当时上层政治斗争微妙的变化。果不其然,半年之后,石破天惊,让全世界人民瞠目结舌头的大事就发生了。所以说一张经典的照片,其记录的信息,包含的意义,对人的启示和冲击都是很大的。这是我对摄影的一点肤浅认识。

 

(龙友传看、欣赏、点评张医生摄影作品)

 

    黄风、李琼两位新龙友及其他与会龙友也围绕主题参与了讨论和交流。


主持人胡容玲老师最后做总结:昌庆旭老师今天的中心发言,谈摄影,不讲常规的摄影常识和技巧,另辟蹊径讲了摄影的文化及自己对摄影的感悟。好的诗功夫在诗外,好的摄影功夫也在照片外,要想拍出好的作品,必须先培养好自己良好的综合素质。通过昌老师的分享,我们明白了好的摄影需要知识的积累,需要对社会的关照,需要对人生的感悟,需要对美的参悟。好的摄影不在于拍什么,而在于怎么拍。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所有的照片都是拍摄者内心的投射。心中有美照片就美,心中有爱,照片就有爱,心中有历史,照片就有历史的苍桑、宏大和穿越感。通过摄影,我们也会有很多的收获,包括审美、知识、存史、交友等。今天通过昌老师的讲解和龙友们的交流、讨论,大家对摄影有了更多的认识和感悟。

(龙友们合影留念)

 

 
 
   
  Copyright 2013 武汉周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周南文化沙龙QQ群:182135006 新浪微博:武汉周南文化传播 腾讯微博:周南文化沙龙
联系电话:027-88866063
鄂ICP备13004944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21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