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关于周南周南活动沙龙会员新闻资讯周南图影周南名师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周南简介
公司简介
周南顾问

给我发消息

会  员
用户帐号:
用户密码:
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周南视点
 
冯达旋回答中国为什么没有大师
 发布时间:2015-08-24 10:43
    问:冯校长您好!我认为您是一个非常开明的校长。我的问题是,中国近几十年来没有出过大师,都说是因为教育出了问题,请问老师,中国的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您有什么好的建议?我看到像北京大学这样的大学只在世界排80位左右,您作为大学校长,对中国政府有什么心里话想说的?谢谢!
 
    答:我想要分作几层来看它。大家可以想一想,从明末到现在,在大中华范围内,哪一所大学是最伟大的大学?(听众:西南联大)对,西南联大。为什么西南联大是最好的大学?我在新竹清华的时候花了不少功夫研究西南联大,大家都知道西南联大吧?我花一两分钟跟大家讲一讲,这个是值得去听的。
    西南联大是抗战时期建立的。抗战刚开始时,日本准备摧毁中国的高等教育,我们是为了保护中国的人才而建立的。当时还有一些其他的大学迁到其他地方去了。北京的国立清华大学、国立北京大学和南京的南开大学这三所大学经由湖南,最后搬到了云南昆明。这个搬可不是像今天这样坐火车过去,更不是坐飞机过去,他们是走过去的,从北京走到湖南,一直走到昆明。在这所学校里面,人数并不多,办学条件跟今天的北大、清华、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大学相比,是天壤之别。但是,它有两样事情,是当时才有的:第一,它有当时全球最优秀的老师,无论是文科也好,理科也好,工科也好;第二,它有全世界最优秀的学生,这些学生是在最艰苦的时候跟这些老师艰苦奋斗的学习。所以,当你有了这两样的时候,你的大师就自然而然会有了。到今天为止,两岸四地几千所大学里面还没有一所像西南联大一样,能够产生两名诺贝尔奖得主,能够拥有世界闻名的数学大师陈省身先生,还有很多其他的学生,邓稼先先生就是当时的学生,这些都是最伟大的人。所以我说,我相信中国或者大中华不是不可能拥有一流的大学,更不是不可能培养出一流的人才,这些我相信一定会有。
    那么你现在问我这个问题,今天有没有,这个问题就复杂得多了。因为办好高等教育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我刚才也说过,就是要老师能够非常开明、开放的跟学生讨论,同时学生也愿意全心全意地去学。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其实当时是很有趣的,抗战的时候,在昆明西南联大的这个角落,生活还是蛮简单的,也没有其他的任何的干扰,除了有时候天上会扔下来炸弹之外。但是今天就有非常多的干扰,各种各样的干扰,你能想象到的都有。所以我常说现在高等教育所缺乏的,无论是在大中华也好,在北美洲也好,最缺乏的是领导跟策略,在任何的大学里面,缺任何一个就会出问题。不知道大家前几天有没有看到,美国的艾瓦大学现在面临很大的挑战,它的挑战是什么?艾瓦大学是一个很大的州立大学,这个大学10个学生里面有1个是中国人,它大概有30000个学生,竟然有3000多是中国学生。那么为什么它有这么多中国学生呢?我记得我当时在念研究所的时候,是另外一个州的州立大学,那个州立大学一共有50000人,我们那时候所有的中国学生,那个时候只有台湾和香港来的,加起来不到500人,也就是百分之一,今天有百分之十。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增长呢?原因很简单,因为美国的经费投入在州立大学里面削减的非常快,这些高等教育的领导面临着经济的挑战,他们就希望赶快的找到一条解决经济危机的路,他们忽然就发现中国学生现在都肯付钱,所以他们就狂收中国学生,就没有想到收了这么多中国学生之后面临的其他的问题。现在他们发现,因为中国学生收进来的时候没有仔细的好好的考虑他们的背景等情况,现在就出现了各种的社会问题。所以我想,你提的这个问题其实是高等教育普遍存在的问题,而不只是中国高等教育的问题,就是我们怎么能够找到在高等教育系统里面有策略和领导的这些人。
    我举另外一个很有趣的现象,现在美国的大学里面最成功的大学系统,没有人反对的,是加州大学系统,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包括伯克利、洛杉矶等好几个校区。大家知道为什么它会这么强吗?它这么强的原因是,在1960年的时候,有两个人,一个是加州大学的校长,一个是加州的州长,这两个人一个人用了他的政治力量,一个人用了他的学识的力量,把加州高等教育全面的分了三层。一层就是所谓研究型大学的加州大学,一层就是非研究型大学的加州州立大学,一层就是市立大学。这三层有它不同的原因和存在,对它社会经济起着重要的作用,把它分得这么清楚,能够用政治力量和学识的力量把它推出来,在几十年之后,这三个层次的学校就成了加州知识经济的发动机。我们今天可以看到,像硅谷,都是这个原因推动的。
    所以我想,你刚才提的这个问题,更深的追问是我们怎么样在教育里面真的去走领导和短期、中期、长期的策略结合的道路,然后才去探索怎么样培养人才。我相信等到真的做到这一点之后,就根本不用担心找不到大师了。谢谢!
 
    (冯达旋,美籍华人,出生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在新加坡成长,于1968年取得Drew大学的物理学学士学位,1972年取得明尼苏达大学理论物理博士学位。于1996年荣获美国物理学会会士。1990-2000年为德瑞索大学M.Russell Wehr 讲座物理教授,其间担任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的理论物理部门主任。2001年,担任德州大学达拉斯分校科研与研究教育副校长,并兼任物理系教授。2007年被任命为美国Aurora Technologies公司技术咨询委员。2007-2010年担任台湾成功大学资深执行副校长。现在是澳门大学对外事务办公室全球事务总监兼校长特别顾问。发表论文超过180篇,编辑20多本书。)

 
 
   
  Copyright 2013 武汉周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周南文化沙龙QQ群:182135006 新浪微博:武汉周南文化传播 腾讯微博:周南文化沙龙
联系电话:027-88866063
鄂ICP备13004944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21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