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关于周南周南活动沙龙会员新闻资讯周南图影周南名师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周南简介
公司简介
周南顾问

给我发消息

会  员
用户帐号:
用户密码:
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周南视点
 
李河谈东西方文明冲突
 发布时间:2015-06-05 14:43
(李河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虽然我做西方哲学的研究,原来我们也是对中国文化、中国哲学非常感兴趣,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对中国的历史非常痴迷,《大学》、《中庸》、《论语》、《老子》都是背的。后来做西方哲学后,实际上文明的碰撞问题在自己身上就发生了,对西方的东西看的越多、了解的越多,我们就会感觉这个世界的复杂性比我们原来想象的要大得多。所以今天我带博士班的时候,至少会要求他们背诵《大学》、三纲八目、《中庸》、《老子》。这些东西要融化到灵魂中。究竟这些东西有什么用?我们可以讨论。至少我们作为中国人能把这些传统文化的种子种到心里,这样我们去了解世界的时候会比较有底气。但是今天我还是从我的角度来讲文明冲突的概念、即不同文明发生冲突这个事情是怎么来的,还有我们中国作为一个传统的悠久的古老的文明在今天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挑战。所以我做这个课件是主要做一个大背景,碰到一些问题等咱们讨论交流的时候再具体的深谈。
    我课件准备的题目叫——文明冲突与中国道路。针对这个主题,我大概分了几块。因为我是做西方哲学的,西方哲学有个特点:特别容易把简单的普通的事情做的非常复杂。我希望用日常的语言来介绍当代的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后整个世界思想史的一个大的格局,会涉及到一些国外的思想家,包括还在的以及刚刚去世的。为了方便大家了解,具体的东西课件上都有。我会给大家讲一些故事。第一个话题就是咱们今天使用的文明冲突这个文明的概念是怎么来的?在冷战结束以后,文明概念是怎么复苏的?为什么要谈文明这个概念?中国文明、伊斯兰文明、印度文明我后面都要讲。
    为什么要谈文明?我就从介绍三本书开始,这三本书都是上个世纪90年代三个美国学者所写,有两个直接在美国哈佛大学做过博士和直接研究政治,还有一个是50岁以上的人比较了解的,叫布尔津斯基,在卡特政府的时候做的是高官,研究安全问题。为什么要介绍这三个人的三本书呢?美国是一个策划型立国的国家,由于美国是一个全球战略国家,所以美国的知识群体当中出了很多伟大的战略思想家,所以他们中经常会出现一些先知性的人物,就是说我做的这些工作十几年二十几年历史的发展会印证这些东西。所以我现在讲的上世纪90年代的三本书三个作者其实就有这样的特点,第一本书叫《历史的终结与末人》,中文版翻译的是《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一个人》是错的,实际上是《历史的终结与末人》。是日裔的美籍学者,在哈佛大学拿了博士,这本书写于1992年,大家可能还记得在1991年苏联解体的时候,红旗从克林姆林宫降落,然后三色旗升起,所以91年苏联解体、东欧解体、我们传统上讲的社会主义阵营解体,然后在92年福山就出了这本书叫《历史的终结》,为什么叫《历史的终结》呢?因为福山是一个资产阶级的乐观主义者,他的背后是有一套哲学的。他认为,人类自1500年进入现代世界以后,比较好的人类社会主要是两大力量推动的,第一大力量主要是市场和科学技术,今天我们也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市场要开放,我们加入WTO以后,市场也在不断膨胀。一个比较好的社会一定要科技发达、市场要活跃,我们今天特别关注这个;第二,一个好的社会在伦理上一定有一个很长的发展趋势,叫“为承认而斗争”。这句话很哲学,普通的老百姓、每一个人都为了维护自己的基本自由的权利,特别是这些权利能够在法律框架得到落实,在社会社会上得到保障,为这个而斗争。他认为现代社会的理想社会就这么两大趋利。
    因为福山是一个美国学者,这两种东西他认为苏联有第一条,因为苏联科技很发达,在解体前苏联的经济是美国的70%,经济也还算凑合。但是他说苏联后一条没有,为了维护每个人的平等自由权利,整个社会来努力这块没有。所以福山说最好的社会还是西方社会,这两条都达到了,苏联又解体了,整个社会就变成了自由民主的框架了。他这本书当时把采取了自由民主制度的国家列了一下,当时全球列出了80多个。所以福山说,我们的历史原来从畜牧的原始社会发展到农业的集权社会然后到殖民主义社会(也是集权压迫人的)一直到现代社会,我们已经找到了最好的社会形式。历史本来是一个旧东西被新东西替代,但是福山说今后不会有任何一个历史能替代市场又繁荣科技又进步同时对人的权利又高度尊重的社会,所以他说历史终结了。这就是他说历史终结的含义。福山是为了应对苏联和东欧的解体,写了这本书。当时舆论界说他是高度乐观主义。他本人也是因为写了这本书声名大震,一下成了国际上非常知名的学者。
    第二本书跟文明话题有关,作者叫亨林顿,是福山读博时的老师,他是在美国哈佛大学政府系专门从事国际政治研究的大牌教授。在苏联解体后,整个世界认为东方的社会主义阵营和以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阵营的意识形态对立消解了。他们认为像中国讲改革开放也不那么直接讲意识形态了,所以他讲这个变化很大,但是他不同意福山讲的,福山讲从此以后变成自由民主社会整个社会没有冲突了。他认为福山是乐观主义,是乌托邦。而他认为,未来,东西方社会主义、资本主义的冲突不多谈了,但是未来会进入一个叫文明冲突的时代。他特别提到整个世界上现存的几大文明——包括六个大文明和两个次文明,六个大文明包括中华文明,还包括朝鲜半岛、越南,这是最主要的,还有印度文明、伊斯兰文明、东正教俄罗斯文明、西方文明这样一些基本的文明,另外还有两个次文明:日本,因为日本脱亚入欧,日本的文化很有独立性,但是日本到底还是从中华文明脱胎出来的,所以叫次文明;还有拉美文明,因为是从西方文化脱胎出来的,所以也叫次文明。所以他说,这些文明有一个特点就是,任何文明绝对不是一个国家,除了日本一个国家是一个次文明。一般的文明都是由好几个国家及以上组成的,所以他说文明是最大单位的我们,文明是两个国家以上构成的。我们通过属于一个文明进而和其他文明区别开来。所以像伊斯兰文明,国家很多,由五六十个伊斯兰国家构成。在所有的文明当中,亨林顿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这个人为什么很有预见?他讲了文明冲突,每一个大文明都有一个核心国家作支撑,比如说中华文明,虽然刚才讲到中华文明包括日本、朝鲜、越南等很多朝贡国,《明实录》里面记载了整个朝贡国大概有140多个,但是它的核心国家就只有一个——中国;还有比如俄罗斯的东正教文明有很多很多国家,但是它的核心国家就是俄罗斯;西方文明很大,欧洲、加拿大、澳大利亚等都是西方国家,但是核心国家就是美国。亨林顿说,有一大文明很奇怪,就是伊斯兰文明。伊斯兰文明由五十个国家,但是它没有一个核心国家,它只有最高的上帝安拉和普通的伊斯兰信众,它的国家力量很弱,所以亨林顿就预言,未来伊斯兰文明和西方文明发生冲突的时候,不太可能以国家和国家的方式发动战争,很可能是那些基本的信安拉的民众跨国界组成网络和西方发动战争。这是1996年亨林顿写的。2001年的911事件就出现了当时叫network(网络),现在叫基地事件,应证了亨林顿的预言。所以911事件刚完,咱们社科院在政府系做学者的周奇马上去约访亨林顿,但是约访不上,当时亨林顿的接见表已经排到一年以后了。所以亨林顿就变成了90年代关于当代世界的一个先知,他预测到了伊斯兰和西方社会的冲突并且实际事件的方式也预测到了。这本书咱们可以看看。这个图就代表的是文明图,咱们看到深蓝色的是西方文明,现在看它占得地域、海域也不小;东正教文明是现在俄罗斯的一块;伊斯兰文明也很大;这上面标的中华文明稍微少了一点,咱们顺着中华文明往下看能看到马六甲海峡,整个当时关于南海争端的那一块儿基本还是受影响;而印度文明这一块儿对缅甸、马来半岛也有影响。所以咱们从这个地图上能看的清楚,整个世界按照亨林顿说的有这么多的文明。他提出了文明概念,说整个世界不再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对立了,而是文明冲突。
    还有第三本要推荐的,作者叫布热津斯基。他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卡特政府的安全事务助理,不仅是高官,而且是国际政治大师。之所以说他是战略家是因为,上世纪八十年代苏联是非常强大的,谁都没有想到苏联会解体。那么强大的国家,核武器的数量比美国还多,而且当时经济总量已经到了美国的60%,但是美国的安全人员经过分析发现苏联内部经济已经难以维继,出现了很大问题,有点像今天的卢布猛跌这个状态,但是远赶不上当时苏联内部的情况。然后他们就在想怎样给苏联再增加负担,怎样再给它加一根稻草把它压下去,布尔津斯基就提出了一个想法后来叫著名的布尔津陷阱,这就是说什么是战略家,读书人在美国是怎样起作用的。这个陷阱就是在1980年,当时的阿富汗还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内部被美国策动了政变,于是苏联就派军队去控制阿富汗的局势,一开始进去一两万军队把局势控制住了,这时候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巴基斯坦的三军情报局还有沙特情报局三家情报局组成了一个要搞阿富汗斗士,在整个穆斯林国家招募志愿者进入阿富汗,用了十年时间拖垮了苏联经济。而在招募时来了一个搞财会的人,这个人就是在十五六年大名鼎鼎的本拉登。他们在做策划的时候把苏联最后一根稻草压扁了,所以布尔津陷阱是一个很著名的战略例子把苏联拖垮了。那么这个人在1996年的时候写了本书叫《大棋局》。他说,冷战以后既不是世界终结,也不是文明冲突,还是大国政治,整个世界从1800年以后从拿破仑以后就是大国政治世界,只有大国才能在这个世界站住脚,而大国当中还有一个大国中的大国,就是美国。他说,自从1991年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全球性国家。举个例子来说明为什么美国是全球性国家,美国在海外有几大军区,如欧洲军区、亚洲军区,而美国在国内是没有军区的,所以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国内没有任何军队可以动员,这也是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应该检讨的事情。后来美国成立了国土安全部,专门应对这些问题。所以布尔津斯基说,全球性的国家先谈美国,它有四个特征:军事全球覆盖、经济全球引领、科技全球领先、文化帝国主义。他那本书讲得很全,讲到一个大国,然后他就开始预测其他大国。美国还有对路权和海权的两大关注,虽然世界上有好几大洲,但是美国优先关注的就是欧亚大陆,欧亚大陆美国叫“抓两头、带中间”,抓两头指欧洲是一级,欧亚大陆的最西边是欧洲,是美国的同盟国;欧亚大陆的最东边是日本,《日美安全条约》。这两大要素保证它可以应对世界的其他对方,特别是欧洲的中亚和中东;海权仍然是美国追求的目标,这是这本书讲的情况。
   布热津斯基在书中做了几个预测,在1996年的书当中他预测说2015年到2020年,中国的实际经济总量将超过美国,尽管美国是全球性大国,但是中国如果不出意外,2015年到2020年中国很可能要超越美国,实际上,去年中国的实际经济总量已经号称是接近和超过美国了。所以布尔津斯基在20年前就开始为美国操心了——如果中国真的崛起了,美国在东亚该怎么办?美国就两个选择:是联合日本来遏制中国还是联合中国来遏制日本呢?布尔津斯基说,他最怕的就是中日联合起来遏制美国,可这种情况现在就发生了。毛主席那时候就说,我们要把日本政府和日本人民区分开来,该和日本发展经济就发展经济,该骂安倍不让他来就不让他来。但是千万不能没有战略眼光,最后让美国和日本联合起来,今天日本首相跑印度去了,美国、日本和新兴的印度联手来遏制中国,这是一个最没有战略眼光的东西。所以布尔津斯基在1996年白纸黑字写着最怕日本和中国联手,而这个局面没有发生;第二个预测,布尔津斯基说将来东亚一定会成为战略热点,印度将崛起为第三极,最近新兴的经济体像俄罗斯、巴西都开始大规模下降,而印度一直在上升,莫迪上来以后印度很厉害;第三,美国还应该提防苏联解体的继承者——俄罗斯,在新世纪成为新的欧亚帝国,这个依然是有预见的,因为他写这本书时,普京还没上台,那个时候整个俄罗斯是非常衰败的。他还有很多预见,我从中挑一个,比如在21世纪乌克兰的战略地位会高度凸显,因为如果没有乌克兰,俄罗斯顶多就是个亚洲帝国。从今天的局势看,他说乌克兰一定是欧洲和俄罗斯争夺的焦点。很多时候我们都在讲要结合国情理论联系实际,但是我觉得我们缺的就是像美国一样实践联系理论,理论的东西如果真的要它成为一个独立的东西发展起来不得了,只是我们中国到今天为止还没有给这么一个空间。所以这就是这三本书的介绍。这三本书讲了三个观点,福山讲意识形态理论结束后整个世界说不好都变成市场经济国家、自由民主国家,他很乐观;亨林顿说,不会的,各大文明冲突要到来了,而且文明冲突的方式要来了;结果布热津斯基说,甭讲那么复杂,还是大国政治,要提防中国,提防世界上很多东西。这就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们看到的三本书。这三本书出来二十多年了,大家觉得亨林顿是先知,因为有911;布尔津斯基是先知,因为中国崛起了,乌克兰也闹起来了,中国和日本闹得一塌糊涂,好像福山不是个事儿,福山好像证明他错了,但是实际上福山的问题以更深刻的方式存在着。福山的问题是:如果你说历史没有终结,那么你能不能创造出一个社会,这个社会能超越现在西方发达国家的市场科技很发达同时自由民主平等权利法治高度完善,你能不能创造一个比它还好的社会?这个问题依然存在。俄罗斯、中国都想说我们能行,我们能创造自己不同的文化传统。
    所以第二个问题就是简单说一下文明型的国家传统中国的记忆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中国过去确实是一个文明,1900年以前,殖民主义来之前,中国确实是一个文明,一直到2012年,马丁雅克都还在引用一句话:中国是一个伪装成一个国家的文明。中国好像是一个国家,但它是一个文明概念。马丁雅克引用的那句话来自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个教授叫白鲁行,他是中国山东出生的一个传教士的儿子,他在1985年他的一本书里就说了这句话,他说中国是一个伪装成一个民族国家的文明。亨林顿在他的书中也引用了这句话,那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中国文明在1900年以前从汉代到清代一直有一个以中国为本位的天下文明秩序,那个时候讲到的中国为本位的天下包括中国本土,也包括海外华人文明,以及历史上受影响较大的朝鲜、日本、越南、琉球、菲律宾甚至中亚的一些部分和东北亚的一些部分,所以中国当时是一个大文明团块的文明国家。之前孙老师提到,中国构成的叫汉字文化圈,汉字文化圈有五大特征:第一,比如像朝鲜、越南、日本都跟中国一样有共同的精神文化源头,即儒家经典和佛教经典;第二,汉字负载的历史系数,我们去年前年参加了两届“中韩战略对话”,当时习近平、朴槿惠碰面后有一个行动方案,我们就参加了。这个当中就可以看出朝鲜的历史一直到清代以前,它的正史大量的是汉字记载的。所以这个是一个汉字文化圈的影响;另外一个就是相似的文物典章制度,特别是治理方式,比如越南、朝鲜都有科举制,这个科举制都是根据中国来的,包括皇帝每年要发布历法,朝鲜每年都要提前15天派大臣来中国把历法拿过去,所以受汉字文化圈影响很大;还有相似或高度关联的生活方式、建筑上和艺术上的东西,建筑符号和艺术符号比如韩国的国旗还是八卦旗,1882年的时候,韩国要出访,中国的马建中建议它们用八卦旗作国旗朝鲜说,我们要出去跟别人对话。之前都不需要朝鲜,都是大清国出面,后来大清国觉得对付不了这么大的事儿了,就说朝鲜你自己的事儿你自己弄吧!朝鲜说,我要派团出去就需要国旗,我能不能打大清的五龙旗呢?这自然是不行的,龙旗哪能随便乱打,于是就让朝鲜用八卦旗,其实是四卦:乾卦、坤卦、坎卦、离卦、这就是相似的建筑符号;最后一个就是文化上关于我们的认同感,一直到今天,我们跟韩国、日本、越南的学者接触还有亲近感,我们都用汉字。这就是中国是一个文明型国家,因为中国的文化影响力很大。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型国家,是当时东亚经济秩序的中心,这个研究的非常多,在这里就不讲了,因为非常学术。但是我这个地图你可以看到,基本上现在说在当时的欧洲市场很小的、当时最繁荣的一块经济从宋代到清代以前一直是非常厉害的,当时叫朝贡经济。很多地方都要跟中国做买卖,所以那个时候很强大。另外一个,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大国,在历史上根据它的强大与否,还有潮汐效应,即它弱小的时候,它的国土影响力就缩小,它强大的时候,影响力就扩大。比如在西汉的时候,根据当时的地图,往北俄罗斯的贝加尔湖在里面,往西基本上快到咸海地区,唐代的中国疆域也很大,这就是膨胀效益。但是它的收缩效益在南宋的时候,南宋时期中国疆域很小,基本上就是黄河、长江以南,清代时又开始膨胀出了一些地域,所以文明型国家有膨胀效益。中国作为当时中华文明的中心它有膨胀效益。但是从1900年以后,中国从文明型国家开始矮化成一个民族国家,因为这是现代的国际政治体系,现代国际政治体系取代了中国1900年以前以自我为中心的体系。在两次世界大战以后,我们的邻居国家纷纷开始独立,不仅独立,还搞了很多去汉字化。比如我们去韩国考察了三次,原来我们知道中国跟日本的矛盾,韩国一直是站在我们这一边,但是我们根本不了解另外一条,韩国在军事上反对日本,但是在文化当中韩国从1968年开始到21世纪初,一直实行去中华主义,不用中国的方块字,用一种新的拼音叫燕文。但是大家可能不会想到搞去汉字化搞独立最厉害的是北朝鲜,北朝鲜从1946年开始就以行政命令宣布彻底取消汉字,任何公文中不允许有汉字。到现在为止,韩国去汉字的程度远不如北朝鲜,到1959年的时候,金日成下令在平壤把中国祖宗穄子的墓炸掉了,因为有传闻说朝鲜是由中国人穄子到朝鲜建立的。同时在越南,胡志明时期中越关系那么好,但是胡志明在1949年宣布,采用一个法国传教士的方案,让越南语也变成拼音语言,它当时自己有南语,有一些自己的土文,但是完全变成拼音语,而彻底废除汉字。与此同时中国也没闲着,我们没有把传统文化好好保留,我们自己废科举,把传统文化中的经典从教堂中赶走了,也简化汉字,甚至有段时间说中国不能要方块字,要拼音化,所以说这叫中国自己的去根化。今天的中国都忘掉自己是一个文明型国家的角色了,我们同韩国、日本一样都是普通的民族国家,这就带来了很多问题。所以我们到韩国,韩国学者后来说,我们去掉了汉字但是我们也去掉了自己的历史,我们过去的匾额,楹联都还是汉字看不懂,然后我们的历史记载、我们的史书必须翻译。所以后来韩国学者说,应该把汉语当做欧洲的拉丁文或者希腊文那样,它不是你中国一个国家的文字,而是整个东亚共同的文字。所以我们说中国曾经是一个文明国家。
    第三个是中国能不能再度成为一个文明?这就是一个复兴的问题了。中国现在有复兴的气象,所以习主席一上任就讲中华文明伟大复兴。我们来看一组数字:1978年时中国的购买力评价是2100亿美元,人均不足220美元,还不到印度的2/3。但是中国到1988年的时候超越印度,1996年超越巴西,到2007年时超越德国,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3年时中国实际的经济规模超过了欧盟,严格的说是欧元区。这个时候中国的人均GDP按照购买力计算是9600美元,而现在越南是1300多美元,越南跟咱们中国在南海闹得很厉害,但是如果按照GDP规模来排的话,连中国二十几个省都排不上。包括菲律宾,所以中国的发展速度很快。世界银行有一个比较计划的项目,2014年它就说了,预测中国的实际经济规模在2014年9月达到17.6万亿,我们的民意GDP当时是九万四千亿,但是由于我们购买力,有些东西便宜,按照世行的标准说我们已经超过了美国。这个引发了很大的争论,但是有一条没有什么大的争论就是,如果不出意外,在未来五年即2020年中国的实际经济总量规模会超过美国。但是很多人说,实际上这个规模很大,但是人均GDP美国现在四万多,日本也是四万多,都不少,中国跟他们一比就算不上什么了。但是布尔津斯基讲的大国政治,在国际经济、政治的话语权上,主要是靠规模体量说话的。新加坡人均GDP快5万美元了,但是他在国际上秩序上,无论是政治、经济、军事事务上肯定没法跟中国比,因为它太小了。所以大也是一个硬实力。第二个就是说我给的这个数据,中国从1977年按照美国斯坦福大学的一个学者,持续的7%以上的高增长,连续增长25年以上,这算是持续高增长的国家。在二次世界大战后连续高增长的国家中冠军是韩国,每年7%连续增长了40年。但是哪怕中国今天的经济速度下降,如果不出意外到2020年,中国的持续高增长能达到41年。所以这个也是说中国在崛起。
    还有一个数据就是我刚谈到的弗兰克的一本书中谈到的,到前年即2013年,整个西方国家的经济总量开始低于世界经济总量的50%即不到一半,另外一半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创造的GDP,这个是从1815年以后首次出现的。另外它还提示了一个事实,上世纪70年代中美关系刚恢复的时候,那是西方世界发达国家最强大的时候,那时候美国经济占全球经济总量的一半,整个发达国家占三分之二,所以一直到2013年发达国家三分天下有其二的局面结束。中国在习总书记领导的新的领导班子上台后,逐渐走出战略模糊期,以前是韬光养晦、低着头做事什么都不发生,现在要积极的作为。他的几大战略:第一,丝绸之路经济带,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在2013年9月提出来的时候,主要是做中亚的学问,实际上我们现在有了铁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终端是欧洲德国的汉堡,然后东欧、意大利甚至荷兰的海洋,整个进入欧洲。刚才我也说了,美国的一大战略重点是欧洲,所以中国的丝绸之路战略真正的挑战对象是控制中亚、伸向欧洲,这是一个潜在挑战;第二个叫“海上丝绸之路”,这是2013年10月习总到菲律宾访问的时候提出的,而海上丝绸之路的覆盖范围就是美国海洋力量的重点;第三个就是一个美国人奈斯比特刚刚出的一本书叫《大变革南环经济带》,说中国现在引领南环经济带,中国和非洲举行合作论坛,前两天刚开的中拉合作论坛打得火热,中国开始变成有全球战略的国家。现在出台很多东西,新闻联播很没劲,它不能把背景讲清楚,只是讲了习总去了哪儿,见了谁,吃了什么,但是没有把背后的东西向大家揭示。中国世界经济总量第一的话,它可能成为继美国之后的另外一个全球性国家,但是大家知道,全球性的大国不是全球性的强国,远远不是强国,只是个大国。第二个就是中国正快速改变整个世界的政治经济地理,特别是中国周边地理,为什么中国在南海跟周边国家那么多摩擦呢?就像一个地方快速的火山爆发后快速的山峰隆起后,你周围的地貌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其他住在你周围的邻居就会紧张。举个例子,韩国在过去的两千年中都是中国的附属国,特别是宋代明代以后。韩国二战以后经过高增长1993年的GDP总量是中国的4/5,当时韩国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大一块地方却能够成为跟你差不多的经济体量,跟你平等对话,但是到2012年,中国广东省的GDP总量又超过了韩国,韩国又变成中国一个省了。所以现在韩国人的心态很难调整过来,我们熬了2000年好不容易能跟你平起平坐,才20年我们又变成一个省的规模了。中国因为这样的发展,所以08、09年就有相当多关于中国模式的讨论。但是还是对中国发展有不同意见,有些人说,中国要看一看,文明的标识首先要经济的东西、军事的东西和科技的东西很重要,还有一点,文明特别重要的一点是要有让人信服的制度文化和价值,而这个恰好是今天中国文明战略性的短板,文化和价值的东西一出国门就没人搭理了,这是中国最麻烦的一件事情。关于美国文化的事情,我就忽略了,这个大家都知道。那么关于文化影响力到底有多重要,我们只需要两个例子,一个是英联邦,大家都知道,英国在17到19世纪是非常厉害的,被称为“日不落帝国”,但是这个“日不落帝国”随着美国的崛起开始失去了很多国家,到1931年的时候,英国为了拢住这些国家,它就建了一条英联邦法令,英联邦由53个主权国家和地区组成,咱们中国的香港也包含在内,英联邦的价值和治理都是一样的,语言是英语,现在你看英国虽然很小,但是英联邦是它很重要的一个舞台;还有法国,200年前欧洲很多地方包括俄罗斯,讲法语是一种荣耀,也是一个世界性的文明型国家,后来也衰落了,衰落到1970年,当时法国就提出说,咱们能不能建立一个法语国家组织?最开始只有21个国家,但是这个组织现在发展到76个国家参加,咱们周边的邻居像越南、柬埔寨都是法语组织非常热心的成员,法语国家组织每两年开一次首脑会议。所以这都是过去的帝国主义国家也是带着法国和英国文明的国家,它把历史上殖民主义的负面遗产转化成了今天正面的积极的文化资源。所以我们最发愁的就是中国怎么办?中国经济方面老百姓有钱了到外面去买奢侈品,中国国家也在不断打造军舰之类的,尽管实力到底怎么样我们也不太了解,但是中国到现在缺乏把我变成我们的能力,中国缺乏组建大型国际组织的价值观。日本推行价值观外交,为什么中国不推行价值观外交呢?因为中国现在的价值观拿不出去,没有人去接受,这是一个最麻烦的事情。价值观不能接受怎么办呢?就用钱说话,所以中国的文化走出去战略向每一家孔子学院贴20万到50万美元,中国在国外已经有四五百家孔子学院,还有四五百家孔子学堂、孔子教室,一共将近一千家,发展很快,但是用钱这事不好说。给大家讲一个约瑟夫兰也是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讲的故事,苏联在1927年的时候,建立了对外语言的广播台,对国际上宣传苏联主张,当时只有三种语言,到1933年纳粹上台、希特勒上台以后,由于纳粹是注重对外宣传的,所以苏联的对外广播台语言一样膨胀到了二十多种,到了1986年的时候,苏联的广播一共是75种语言,每周播出500到600小时,而美国当时只有45种、苏联花这么多钱来办对外广播,达到这个峰值后的五年1991年,苏联解体了,苏联没了。中国过去是讲礼仪之邦,是讲“远员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远员不服我就修教化修文德吸引他来,但是中国今天混得只能拿钱说事,其他东西不好说。中国能不能再崛起成为一个文明而不是肌肉国家很强,何况我们的经济问题现在也很大,所以能不能中国成为一个新的文明,这是给大家提的一个课题。由于时间关系,就把它省略掉不谈。
    但是还可以谈最后一点,中国想走一条独特的特殊道路,这个独特的特殊道路怎么走?因为我们是读书人,所以我们要研究历史,整个20世纪,发达国家都是走现在选定的一个路,不发达国家都是纷纷在寻找所谓的特殊道路,第一个例子,咱们说当时在俄罗斯,列宁搞十月革命的时候,原来马克思主义是说社会主义革命只能在最先进的国家爆发,但是列宁后来说,先进国家不行,我社会主义革命首先要在经济比较不发达的地区爆发出来,列宁说,这就是一个特殊道路,我必须走一条特殊道路,那么从这条特殊道路就出现了苏联后来一场特殊的实验。
    日本1868年明治维新以后从1873年到1937年日本连续63年的经济高增长。刚才说中国高增长40年,韩国高增长40年,那都是1945年以后。很多在讲这些数据的经济学家并不研究历史,他不知道日本明治维新以后从1873年到1937年日本连续63年的经济高增长,日本还通过《马关条约》和《辛丑条约》从中国划去了这么多的钱,所以日本当时是经济高增长,因为经济高增长日本变得非常强大。日本当时说,我不能照搬西方,我发动太平洋战争的目的是把整个中国和东亚从整个西方的殖民主义中解放出来,其实日本一直到今天为什么不认罪?它的潜台词是这个,我叫西洋的科技配上我日本的大和文化,然后我铸造了一个新的文化,用这个文化最后跟西方的文化进行决战,这就是日本。所以我们看到日本这场实验最后结果导致的就是日本的军国主义、太平洋战争。那么日本关于西洋科技、大和文明这个事是日本战后大家都在不断批判反思的东西,所以为什么日本战后改造的非常彻底也是有这个原因的。还有纳粹德国,我们都知道经济高增长是很厉害的,但是谁也不会想到纳粹德国执政很短,1933年到1937年四年时间纳粹德国的经济叫纳粹奇迹,这段时间经济翻了102%,经济发展的非常快,所以当时的纳粹认为,我虽然在欧洲,但是我接受的是科技,绝对不接受腐朽的美国的那样一套制度,什么权利、人权我是不会接受的。再包括朝鲜,都是属于做这种实验,希望自己走一条科技、另外其他东西都很好,传统文化东西我也拿出来,其他西方文明的东西都不要学习,不仅不要学习,还要跟它对抗。所有的这些对抗最后的结果就是20世纪大量的这些实验最后基本都失败了。所以今天俄罗斯的普京提出欧亚主义,过去的俄罗斯帝国东正教文明希望建立第三罗马,第一罗马当然是意大利罗马,是基督教的核心;第二大罗马是君士坦丁堡,是东正教的核心,他希望把莫斯科改造成第三罗马,既不同于东方也不同于现在的西欧,我俄罗斯有自己的来源,我要走自己的道路,所以今天的普京依然要打造欧亚经济体,欧亚主义,也在做特殊道路的实验。我们中国现在也在讲特殊道路的实验,我们特别希望这个特殊道路能走成,能超越福山说的“西方发达社会就是一个最理想的社会”希望有一条特殊道路可以超越西方发达社会的理想社会。 这个也是我们真正的在想的,但是实际操作的时候,我们一定要认真的研究历史,我们要从历史和现实当中不断反观那些做实验的国家,为什么有的变成纳粹,有的变成日本军国主义,或者变成苏联千年帝国一夜之间解体了,我们一定要把经验搞明白,如果不搞清这样的经验可能未来依然不好办。
    我就简单的介绍一个大概的概况,这个里面涉及到文明冲突,但是更多的讲到的就是世界整个文明发展的态势和今天我们应该做一些什么选择,包括我们讨论传统文化,传统文化在今天它的生命力到底应该是怎样的,我们说他要不要和现代生活、现代选择配置起来,这个东西需要讨论。
 

 
 
   
  Copyright 2013 武汉周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周南文化沙龙QQ群:182135006 新浪微博:武汉周南文化传播 腾讯微博:周南文化沙龙
联系电话:027-88866063
鄂ICP备13004944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2132号